主页 > L生活书 >脱离大马机场降低成本 亚航游说亚庇T2独立运作 >

脱离大马机场降低成本 亚航游说亚庇T2独立运作

时间:2020-08-01 来源: L生活书 点赞: 921

脱离大马机场降低成本 亚航游说亚庇T2独立运作 东尼费南德斯亚航集团(AIRASIA,5099,主板贸服股)极力游说,把亚庇国际机场第二终站(T2)独立运作为廉航终站(LCCT),若成功机场税将可减半,也可提高机票竞争力。

上周,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已经向沙巴州政府提出建议,希望能让亚航再次使用第二终站。


亚航曾经使用过第二终站,并在被迫搬到第一终站,这引发亚航对大马机场(AIRPORT,5014,主板贸服股)的不满。

由于第二终站被指定为LCCT,所以,亚航在搬迁之前一直享有较低机场税,国内航班仅征收6令吉,而国际航线则是32令吉。

然而,第一终站的机场税则较高,分别是国内航班为9令吉,而国际航线则达65令吉,所以,亚航也被迫向乘客征收更高机场税。

机场税或降一半

从去年1月1日开始,国内航线的机场税进一步调涨到11令吉,而非东盟国际航线则提高到73令吉。虽然东盟航线降低至35令吉,但这项调整进一步影响亚航。


联昌国际投行研究分析员指出:“若是亚航能够获得交通部批准,在没有登机桥的第二终站营运,或可以把机场税降低一半,有助提高机票竞争力。”

沙政府支持更易批

而亚航若获得沙巴州政府的支持,则会提高交通部批准的几率。

同时,大马机场方面可能需要交出经营权,让第三方机场营运商接管第二终站。

新营运商可能会与亚航洽谈降低机场税,且不受大马航空委员会(MAVCOM)的监管资产基础框架的限制,就像马矿业(MMCCORP,2194 ,主板贸服股)的士乃机场一样。

“这对亚航是正面的,因为该集团一直不满大马航空委员会提高机场税。”

失经营权不利大马机场

若是交通部要求大马机场把第二终站的经营权转交给独立营运商,而亚航也重新搬迁到第二终站,这将对大马机场不利。

分析员说:“大马机场将会在亚庇失去一个有价值、增长中及财务稳定的客户。”

届时,大马机场大部分营业额,将来自表现较弱的航空公司,如马航和马印航空(Malindo Air)。

其他州属或效仿

从搭客流量来看,亚庇国际机场是继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之后第二大机场,去年搭客流量达400万人,包括国内的270万,以及国际的130万。同时,亚庇也是我国最出名的旅游景点之一。

分析员指出,若是大马机场失去第二终站的经营权,以及亚航成功增加游客人数,其他州政府可能会仿效,这将使大马机场在其他州属也失去亚航带来的营业额。

根据在2009年与政府签署的营运协议,大马机场有权经营所有国内机场,直至2069年为止,但除了士乃机场。

因此,若是大马机场不再拥有亚庇国际机场第二终站的经营权,可能会从政府手中获得一些赔偿金。

不过分析员补充,即使大马机场失去经营权,可能会也会与沙巴州政府一起取得少数股权,所以不完全失去亚航在亚庇的生意。

同时,大马机场将会继续从亚航赚取在第二终站的着陆费,因为亚庇国际机场的单一跑道,依然由大马机场管理。

T2原是临时终站大马机场否认逼亚航搬迁

另一方面,大马机场昨日发文告,否认强迫亚航搬到第一终站。

“大马机场不曾强迫亚航搬到第一终站。”

“打从一开始,第二终站就是一个迎合廉价航空公司的临时终站,直至规模更大及更好的第一终站完工为止。”

大马机场指出,随着第一终站在2010年完工后,所有廉价航空公司都搬到第一终站,只有亚航是在2015年12月才搬迁,这是基于他们对产能和增长的需求所致。

大马机场是针对东尼费南德斯在上周四发表的言论作出回应。东尼提到亚航在3年前,被迫搬出第二终站,且不曾赞成要搬到第一终站。

此外,他还说,自从亚航在2015年搬迁到第一终站之后,缺乏增长动力,且无法推动沙巴旅游业。

不过,大马机场却拿出数据反驳。

根据该公司的文告,亚航还在第二终站营运的时候,2014年和2015年的乘客量增加2%至3%,但在搬迁后的2016年和2017年,却分别增加5%和11%,而今年上半年更提高15%。

搬后增长更强

“搬迁后,显然有助推动亚航增长。不过,不只是亚航享有这股增长势头而已,其他拥有国际航线的航空公司,也在2016年和2017年分别增长39%和43%。”

大马机场指出,把所有机场和飞行营运整合在第一终站,带动去年沙巴国际游客人数按年增加9.4%,至120万人次。

“沙巴游客总数从2016年的340万人次,增加7.5%,到去年的370万人次。”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网页版|身边的健康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浩博国际官方网址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通博官网多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