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M易生活 >脱离共产党却离不开中国文化,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去中国化」 >

脱离共产党却离不开中国文化,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去中国化」

时间:2020-08-01 来源: M易生活 点赞: 460

作家柏杨最大的贡献是发明了「酱缸文化」这个名词。中国文化就是酱缸文化,酱缸文化酿造出中国这个「酱缸国家」。中医、中药、中国武术……只要被冠以「中国」,就是假大空——武侠和中医是中国文化中两大非理性的「巫术」。而凡是「中国製造」,就有可能是毒饺子、毒奶粉、苏丹红、地沟油,贪图便宜的结果是中毒身亡。

我少年时代喜欢读武侠小说,可我从未认为武侠可拯救中国。习近平的「中国梦」包含了「武侠梦」,这个「武侠梦」却被一个年轻人打破了:近日,格斗狂人徐晓冬在一场比赛中痛扁叶问传人、咏春拳师丁浩。这场比赛只持续了一局、三分钟,徐晓冬就将丁浩击倒在地,爬不起来。明眼人一眼就看出输赢,裁判却判决爲平手。比赛后,丁浩接受媒体访问,将自己的败北的原因归结于南方人吃不惯北方菜,扬言下次吃饱了一定能打赢。又有网友戏称「其实是徐晓冬内伤了」,丁浩受其啓发,灵机一动,呛声说「问徐晓冬这两天还能不能吃饭。」

武术

中国武术沦落爲笑柄,并非始于今日。叶问神话只存在于电影中。如果叶问真有那麽厉害,可以将几十个日本高手打得满地找牙,大半个中国就不会被日本轻鬆佔领了。而叶问的师兄黄飞鸿,相传曾随同刘永福的黑旗军到台湾,说要保家卫国,却未曾跟登陆的日军接仗,也未曾显示中国武术的神威,就仓惶逃回中国了。

此前,徐晓冬击败多名武术界的名流,并否定中国武术的实战能力,遭到武术界人士群起而攻之。各大门派的宗师们打不过徐晓冬,就向当局告密,利用权力围剿之,这是中国人惯用的伎俩。果然,中宣部下令封杀徐晓冬,消防部门去其武馆检查并查封,警察也上门处罚其「非法约架」。格斗场上雄姿英发的徐晓冬,在各方压力之下被迫「闭门思过」半年多。

徐晓冬不单是一介武夫,更是一位有思想的拳师。对于中国武术,他揭露说:「传统武术99%是假的,只有1%是真的,现在中国武林存在假、吹、骗。」对于中医,他更批评说:「中医本来就是假的,没有任何科学根据,千百年来拿活体的人做实验,偶尔做不好完蛋了,体质不行,做好了我中医牛逼,发扬光大了,中医万岁,跟狗屎一样。」话糙理不糙。

卖国

徐晓冬自有其思想脉络。从2012年起,他开始在微博上关注任志强、李开复、薛蛮子、袁腾飞等自由派公知的言论,并热心参与帮助徐昕、李承鹏等言辞大胆的公知解除禁言。他在社交媒体上完成了自我教育、自我啓蒙。此后,徐晓冬集中发表了一批被当局视为「极端反华」的言论——「就是党卫军,狗屁人民解放军」;「钓鱼岛从很早时候起就是日本的了,中国人现在光撒泼胡闹真没有用」;「把钓鱼岛还给日本」、「裆(党)比日本更可恨」;「我爱美国,谁帮我移民」;「人权大于主权,美帝快点来侵略吧,裆快点滚蛋吧」;「西藏应该独立」等。

徐晓冬打破的不仅是「武术界」的重重黑幕,还有中国文化的「瞒与骗」,更挑战党国体制的「皇帝新装」。

当局批判徐晓冬,沿用批判刘晓波的方式:「卖国」永远是一顶最容易扣上的帽子。极端民族主义网站「崑仑策」发表了一篇题为〈徐晓冬为何长期发表极端言论?资本与媒体正在制定阶层流动新规则!〉的文章,收集了徐晓冬若干「反动言论」向当局告密:「我们看到了某些资本与媒体正试图给我们的阶层流动制定新的规则:极端反华人士走红获利,爱国人士却横遭抹黑与打压。媒体疯狂炒作徐晓冬的目的,一方面为了捧红一个极端反华的网红,彰显自己决定别人命运的力量,另一方面也在于彻底否定中国传统文化。」

文章的风格如同文革时期毛泽东的「金棍子」姚文元:「如果容忍这个资本选择机制长期运行下去,或许在将来的某天,『美国快来侵略』、『中国人是猪』就将成为后辈的共识。在那时,不再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而是『侠之大者,为美利坚』。」徐晓冬并未移民海外,拿着外国护照及绿卡的偏偏是宣称「最爱国」的中共高级官员的家人——中共的中央全会,被人戏称爲「留美学生家长会」。

破除武术和中医的谎言之后,很快就发现中国文明的「古老」特质也经不起推敲。在各大文明中,中国文明在时间上是较晚的:中国只有三千多年文明,最早的文字是三千多年前的商代甲骨文。中共投入巨资推动「夏商周断代工程」,企图将中国文明往前推到五千年,却找不出文物和文字证明五千年前中国有「文明」。

脱离共产党却离不开中国文化,只是换汤不换药的「去中国化」

当代深受左翼思潮影响到西方学界,试图摆脱所谓的「西方中心论」或「欧洲中心论」,竭尽全力地论证中国古代文明如何优秀,甚至得出结论说,直到17世纪,中国一直领先欧洲,中国的落伍只是晚近三百年间偶然发生的事情。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英国的科技史家李约瑟所着的《中国科技史》——「四大发明」之说正是此君的首创。这种左派的虚假学问,助长了中国人的「扬眉吐气」——我们阔了一千多年,你们才阔了三百年,而且,我们很快就会比你们更阔。

实际上,中国的科学技术在西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有网友指出,中国没有发明很多最基本的东西:中国古代没有出椅子,椅子是汉魏时传入的「胡床」。中国古代音律只有五音(所谓五音不全),七音是西方传来的。中国古代连标点都发明不了,加减乘除等于之类的运算符号更没有。欧洲马车用弹簧减震已有多个世纪,清朝皇帝的马车只会用麻草或布帛减震。中国没有发明出「硬笔」(铅笔、钢笔、圆珠笔)及西式墨水,中国人用毛笔、砚,墨水要现磨,没法随时拿笔写字。四千三百多年前,巴比伦记载了製造肥皂的公式,两千多年前的义大利庞贝城废墟中挖掘出肥皂工厂,《圣经》中亦提及肥皂。但中国直到清末才听说有肥皂。

到了明朝,被奉为中医经典的《本草纲目》中居然堂而皇之地记载说,鞋底泥、粪坑泥、烂草鞋、洗脚水、狗屎汁、猪槽垢、香炉灰、裹脚布、月经布、髒内裤、吊死人的绳子……都是药。如果不是靠西医,中国人只怕连静脉、动脉都分不清楚。直到清末,中国的人均寿命只有三十多嵗,占人口一半左右的女性绝大多数被强迫裹脚,人为製造残疾,这是何其残暴邪恶的文化?

中国人对近代科学的贡献远低于世界平均值。电灯、电报、电话、收音机、电影、电视、电扇、空调、洗衣机、汽车、火车、飞机、轮船、卫星、太空站、航太飞机、电脑、互联网……这些伟大的发明都是西方的。中国不可能靠自己发明出电脑,中国连中文键盘都发明不出来。资讯时代,电子电脑、光子电脑、量子电脑、生物电脑、DNA电脑的概念和发明通通与中国无关。

曆算

中国只会盗窃、山寨别人的技术,然后号称是自己的成果。此种做法,古已有之,于今为烈。西元前一百年,中国的《周髀算经》记录了「勾三股四弦五」,即所谓的「勾股定理」。然而,早在西元前一千八百年,巴比伦就记录了十五组勾股数;西元前六世纪,古希腊提出了毕达哥拉斯定理。中国「发明」的是一个别人早已发现的最简单的勾股数,根本不是定理。

即便是中国称为「农曆」的曆法,也是德国传教士汤若望根据古希腊曆制定的。元朝时,波斯人札马剌丁参照伊斯兰曆制定《回回曆》和《万年曆》,中国的《授时曆》及《大统曆》均参照伊斯教曆制定;札马剌丁还用阿拉伯製图技术製作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地理总图《元大一统志》。

明朝时,义大利人利玛窦製作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地图《坤舆万国全图》。中国在明朝才开始系统学习平面几何,清朝才开始学习立体几何,课本是利玛窦翻译爲中文的《几何原本》。中国人常常炫燿自己的数学很厉害,华人学生在中学和大学低年级数学成绩确实很好,但到了更高阶段就停滞了,因为缺乏创造力和想像力,他们大都只能在软体公司当程式设计师。

法律

中国文化在制度层面从未诞生保障人权和私有财产的法律,也没有对权力进行分割、制衡的理念。以儒家爲中心的中国文化,是专制中国和大一统中国的黏合剂,它阻止人去追求独立、自由、民主、有尊严的生活。所以,要瓦解中国,要先摧毁中国文化。

凡中国文化所及之地,仅仅「去中国化」是不够的:只是脱离看得见的中国政权,而不剔除「看不见」的中国文化和中国思维,仍旧「换汤不换药」,依然是「奴在心者」。

我判断思想上的反叛者是否彻底,有三个层面的标凖:第一个层面是只反共产党、不反中国也不反中国文化的人。他们认为共产党是一种纯粹的「外来邪教」——欧洲的马克思主义和俄国的列宁主义、史达林主义——的产物,只要驱除外来邪教,中国就能重生得救。中国文化是完美无缺的,中国的大一统是要维持的。法轮功和很多「国粉」一般是这种想法。

第二个层面是既反对共产党也反对中国,却不反对中国文化的人。他们认识到共产党的独裁专制,也不满中国的霸权扩张,却对中国文化怀有一种「莫名的乡愁」,认为中国文化至少可以让人安身立命。海外新儒家和很多海外民运人士大致是这个立场。

第三个层面是将共产党、中国和中国文化一起反对的人。他们认为此三者是水乳交融、密不可分的:支持共产党政权的,不正是大部分的中国人吗?中国文化不也是共产党文化的一部分吗?毛泽东读得烂熟的《水浒传》和《资治通鑒》难道是西洋书吗?达到此种「彻底叛逆」境界的,惟有刘晓波等屈指可数的极少数思想者。


大家都在看

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网页版|身边的健康生活指南|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官网)管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包杀包赢